当前位置:主页 > 沉默特色 >

刹那间魔法雷电术已经准备

时间:2015-08-10 | 来源:http://www.e100-86.com

夜深了......听着歌写下这些,全是因为心中的澎湃,也不知道我写的怎么样呢..我玩111区捷报所有辉煌与成败都尝试过,我现在已经离开111区咯,因为我要留那些经典的记忆在我脑海!我在123区小玩叫阿猪,小小在玩也是法。111区给我这些记忆外,还给我印象深刻的有慧儿,一个女人,真诚而炽灼的心,自己键个会全是为了会里的人着想,也常常被会里的人气哭,有时候我也劝她:何必太在意呢!这是游戏!但是她却投了真感情进去,也被男人伤害,名字我不点了。每每和我聊天都带着好多苦水,语音时却故意平静说话来掩饰内心的惊涛骇浪,劝告:女子有时候不要投太多感情在所谓老公身上。还有个我很喜欢的女子,藤上风铃 听特别的,有种莫名的喜欢,说起认识的过程好笑:在风魔她打出赤金箱子,有几个无赖站上去抢她的,那时候她才28级,我也27级,我看见了他们在打架,打架规则好简单,那个人少血就打那个!我一看就来劲,我看她血少没盾便针对打她,我不理箱子是谁的,反正我要打架!旁边还有几个低级的想PP打字看热闹GGJJ们加油哦!。我的天,那小PP还JJWW的哦,如果我想不开你们就死咯~~后来箱子被强盗抢去了.....而拿了箱子的人也走了,只留下我们俩打架...打呀打呀...我打到没蓝了我就复制那段"您的魔法药已用完"白字出来时她不停的打我....我也不还手....居然后来她丢了些蓝给我,我检了又打了起来..最后还是没蓝,我就一路跑进风魔里面,因为带了石头,她打不死滴...她追着我屁股打了一段时间就飞了。卖药时一段蓝子出现:你真是猪啊!那箱子是我的,你不打强盗还打我!我今天被你气死了!我就故意安慰她说:哦,我还以为我是见义勇为呢!后来就这样认识了!但只开花而没结果,她一直不愿意嫁给我,而我想要什么她却可以给,也很好说话,就不愿意结婚~~至今还是个遗憾也!唉~但愿她也好,天天开心!

第十五章 玛法第二药师老药农先是一愣,接着便哈哈大笑起来,只把眼泪都笑了出来。老药农又笑了一会后,这才停下来抹干眼泪道:你这个问题很有趣,这么多年了老夫还真是第二个看到认识草药的。对了,你还认识其他的草药吗?不算人参那些是个人都认识的药物。雷风笑道:那我试试吧。说完走到药柜前,轻轻的拉开了左起的第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点草药闻了闻,然后返过头去问道:你这里没有毒的草药吧?老药农笑道:放心吧,这外面的都没有毒,有毒的草药老夫都单独放在内间的,这里面有几种草药混合服用会产生轻微的毒性,但你只是尝下就没关系,即使你中毒了我也完全能救你。雷风这才宽下心来,然后一个个的打开柜子,从药柜中拿出一点草药先看,后闻,再尝,每打尝完一种草药就报出一个名字。越到后面,雷风的脑海里就如果在翻着本草纲目一般,识药的速度也越来越看,那老药农更是越听越吃惊,最后惊讶的连嘴巴都合不拢了。不过老药农却不知道,雷风心里却也早已翻起滔天巨浪。雷风几乎尝的每种草药都是地球上所有的,但品质却远远超过了地球上的草药,比如里面有一味首乌,明明没长成人型,但却比地球上的百年首乌都要好。雷风根本不担心自己说不出草药的名字或者认错,因为即使这个草药在玛法大陆上不叫这个名字,真魂项链也能完美的翻译过来,当雷风尝完所有的药时终于嘘了口气。这间药店里的草药,如果带回中国,至少能卖一百万,因为所有柜子中的草药都比地球同样的草药效果好了十倍以上,打死雷风都不相信这些在玛法大陆上也是精品,如果玛法大陆上的这些草药也算极品的话,那这整个大陆的精品草药都在这了。老药农见雷风一一辨认完,一个都没说错后,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拍着胸口喘着气。雷风回过神来,连忙上前轻轻的拍着老药农的背部关心的说道:老人家,您没事吧?你这里的草药都是大陆上精品的草药么?老药农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激动的对雷风说道:这摆在外面的都是普通品质的草药,我叫赖禾,年轻人,你叫什么?我叫雷风,请问赖老先生,你这里出售药品吗?雷风连忙说出了此次的目的,心里却吃惊无比,普通的草药就比地球上的普通草药要好上十倍以上,要是极品的草药那会怎么样?赖禾呢喃道:雷风,雷风,奇怪的名字啊!我说雷风啊,你难道不知道我这里卖的是什么药吗?草药啊?雷风奇怪道,刚才自己闻也闻了,说也说了,还在问这卖的什么药?你既然知道这里卖草药还来这买?难道你得了疑难杂症什么的?你买草药用来干什么的?雷风郁闷的问道:当然没有,我是买治伤的药啊,难道你这里不是卖药的么?赖禾一把抓住雷风的手腕,眼睛闭上又睁开,再一次惊讶道:大衍之体?我活了一百多岁了第一次见到道尊所说的大衍之体,雷小子,你很有福气啊。不过你没病没痛,难道你是要买战斗中的伤药?你不知道魔法药剂远比草药治伤快捷和有效么?而且你还是个道士呀?雷风见赖禾抓住自己的手腕就知道了自己只有在玛法大陆上古籍中才有记载的体质,心中赖禾也高看了起来,恭敬的问道:赖老先生,您也是一名道士么?我不知道怎么失去了记忆,很多事都记不起来了。雷风不怕赖禾发现自己其实没失忆,在没精密仪器的情况下,大脑中出现了什么毛病根本就不可能被发现是真是假。赖禾颇为自傲的说道:老夫在玛法大陆上的道士中实力排前三,但施毒术和解毒术以及医术却无人可胜,即使是天尊也无法超过。我也是大陆上第一的药师,不过,大陆上已知的也只有我一个药师了。说到最后一句时,赖禾神色也不由变的黯淡,唯一的一名药师,如果没有人继承下去,那么药师这个职业就面临着失传!雷风想起地球上,自己的祖国的中医又能比玛法大陆上的药师好到哪去?人们只有在西医无法救治的病时,才会去看中医,更有甚者,恶意批评中医,其实雷风很想问下那些人的祖宗如果能活过来的话会怎么样。中医作为中华民族流传了五千年中最重要的医疗手段,不知道发挥了多大的作用。而现在中医因为见效慢便被越来越快的都市人类所忘记和排斥,学习中医的人也越来越少了。雷风,你愿不愿意成为老夫的徒弟?传承我这一身的医术与毒术?赖禾满怀期望的看着雷风说道,炙热的眼神让雷风感到的是一种压力,一种继承使命的压力!雷风犹豫的说道:可是我已经有师傅了。赖禾傲然道:是谁?能比我厉害吗?他教过你什么?给了你什么?只要你答应我,我便给传给你玛法大陆上道士的绝顶武器,无极棍!雷风不由怦然心动,但这心动也只是一瞬间的事,雷风坚决的说道:不,在我的家乡有着这样一句话一日为师则终生为师,虽然他什么都没教我,也只给了我一个手镯,但他永远是我师尊,只要他不驱逐我出师门,我便永远是他的徒弟!雷风不是什么君子,但雷风却知道,有些事,必须坚持!赖禾沉默了下后问道:那个人是谁?竟然有如此魅力?他既然收了你做徒弟为什么又不传授你道术,带你修行?雷风心想赖禾既然在比奇大城开药店,而且是大陆上前十的道士,肯定认识作为国师的林云天,于是如实说了出来。赖禾奇怪道:林老不死的?奇怪了,他的徒弟可海多了,但绝对不可能不教你什么就跑了啊,就连修行都没带你去?知道你失去记忆了连一些事都没告诉你?雷风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赖禾呵呵笑道:呵呵,你小子的性格我很喜欢,想不到原则还很强。你那个师父不用担心,我跟他作了一百多年兄弟了,我想分半个徒弟给我也没什么关系吧?更何况我还是他师兄呢!既然你是林老不死的徒弟,那就不用脱离师门了,直接拜我为师吧,日后见到林老不死的我会跟他说的。雷风也的确想学制药和施毒,既然赖禾都这么说了,雷风便立刻拜倒,三叩九拜,完成了拜师礼。上跪天地,下跪父母恩师。赖禾笑着扶起了雷风道:好好好,这么多年来,我终于也有第一个徒弟了,很好,很好!雷风突然想起赖禾和林云天自己好像都很喜欢很不礼貌叫林云天的称呼,于是便问了起道:林师尊好像很不喜欢恭敬的称呼他吗?赖禾神色一黯道:是啊,这件事也只有我们这些跟他熟悉的老鬼才明白,那老头经过一次事后受的打击很严重啊,现在还没好过来。好了,你以后见着他称呼随意点就好。现在我就开始传授你制药之术吧,从今以后你就是一名药师了,也是玛法大陆第二药师了。哈哈,我们师徒就把玛法大陆的药师给占光了,真是讽刺啊!赖禾话刚落下,却见一个人冲了进来,雷风一看却是朴梦蝶,只见朴梦蝶大大咧咧的叫道:赖爷爷,我的强效太阳水救人用了,再给我一瓶。雷风转过脸吃惊的看着赖禾,救自己的强效大阳水竟然是赖禾做的?

看见天子败停下脚步,雾非雾和一枝娇也一起停下;一枝娇用疑惑的目光看向这个把他们从一片火海似的沃玛森林中救出的神秘男子,心中充满畏惧和怀疑即使刚才天子败已经告诉他们自己不会武功自己需要他们的保护去比齐城。只因为他们亲眼看到在那样的火焰中,陌生人天子败双手举着他们如履平地冲出火海,随后三人在森林出口的那两名弓箭手的惊讶目光中安全脱出。出来后细心的一枝娇发现这个救命恩人竟然连身上的布衣也无丝毫火烧的痕迹,如果他真的不会武功?那这个怎么解释呢?出了沃玛森林只区区几步路,雾非雾和一枝娇便带着天子败来到比齐城附近,这个时候天子败停下脚步。二人顺着天子败的目光看过去:城市四周环绕的护城河此刻已然清晰可见,伟安的城门上弓箭手燕立如林,门口那威武非凡的大刀卫士全身都掩在铁甲内,只是比起平时来似乎多了一种肃然的杀气。雾非雾看看姐姐,他觉得城门上的弓箭手比他们早上离开的时候好象多了一倍,但是又怕再受责骂,于是张开的口又闭上。这时天子败开口了:大刀卫士是不是还是只要看见不是人类的生物就格杀勿论?话是问他们,只是目光却仍然看着比齐城的方向。雾非雾不明白天子败为什么这句话里要多说一个还字。但是一枝娇听到后却是心头一震,她马上装做没注意的样子眨眨美丽的大眼睛回答道:大刀卫士一向如此的啊,只要感觉到来者身上没有国王和沙巴克的灵魂烙印,或者发现代表犯有杀人罪的红色灵魂烙印,它就杀。弓箭侍卫们就好多了,只杀拥有红色灵魂烙印的杀人犯。上次一枝娇刚刚开了个头,似乎突然觉得自己接下来要说的是废话,便看了看天子败,见天子败果然用一种聆听的眼神看着自己,心知自己的猜想又更添接近真实的可能。一枝娇把未说完的话继续说了下去:上次我好不容易招了几只可爱的小鹿想带进城去,进城门口的时候给大刀卫士一句话不说的斩杀了。天子败听罢轻叹一声,然后看向二人问道:你们要进城吗?雾非雾和一枝娇不知道天子败此问有何用意,一枝娇犹豫了一会,但是雾非雾已经仍然如实回答道:是的啊,大哥你不进去吗?为什么要进去?天子败问道。我们金伧药水和魔法药水都用光了,就连我道士的符纸也一张没剩,当然要进城去补充一下了。再说晚上在外面过也不安全嘛。雾非雾很自然的说道。从听雾非雾回答要进城开始,一枝娇立刻提升起全身刚刚恢复的那么一点魔力。刹那间魔法雷电术已经准备,只要情况一变随时可以放出,只是她心头隐隐觉得:身边这个对火焰丝毫不惧的神秘男子,只怕连雷电也未必能够伤他分毫。不过还好,她心中担忧的那种情况完全没有出现,天子败听了雾非雾的话,只是微微一笑,道:那你们去吧,明天我在这里等你们,好吗?一枝娇仍然未放松警惕,全力提聚着魔力的她不好开口,雾非雾等了一会,见姐姐没说话,也没去看姐姐的脸色就欣然回答道:好埃一般我们总是早上6时出来,那个时候天才刚刚亮,我们约个晚点的时间再在这里见面吧。对了,你真不进城吗?天子败看了一枝娇一眼,微微笑道:好的。明天还是6时我们这里见吧,我不喜欢热闹,所以不进城,在外面过一夜看看吧。说不进城时他优雅地摇摇头,如果不是他身上穿着布衣,雾非雾一定误会他是一个贵族。雾非雾看看四周黑暗的天色,从背包里取出一只火把,对天子败道:晚上在外面小心点好,虽然这里是比齐皇都,但是也有些不长眼的蛤蟆半兽人有时候游荡过来。另外;雾非雾看着天子败身上穿的布衣,竭力学着姐姐对自己说起这句话的时候表示强调的那种严肃说道:千万要记住,有一种红色灵魂烙印的冒险者,你一看见他们就立刻逃开,他们头上代表灵魂烙印的名字是红色的,你仔细看就能够看见,他们可是杀人不眨眼的罪犯,千万别让他们接近你1看见天子败点了头,雾非雾很为自己的嘱咐受到重视而高兴,就把火把递向一边的一枝娇,笑道:姐姐,帮着放个火球术替救我们小命的大虾点着一下拉。由于雾非雾和一枝娇常在沃玛森林冒险,这里很少有什么利益冲突,一般的冒险者都互相帮助,雾非雾自己也救过两个人的,所以对救命的行为觉得比较常见,对救命的恩情虽然感激,但是并不拘泥。一枝娇正不知该放火球术点火把还是该开口说话拒绝,但是她知道无论做那种选择都会让自己准备好的这个最具威力的雷电术不能够在事变的第一时间内放出。踌躇间天子败已然伸出手,一个小火球从袖口飞出,准确地击中雾非雾手中的火把,雾非雾用惊讶的神情看着天子败:啊,你还说你不会武功-原来你和我姐姐一样是个魔法师埃天子败用欣然的眼神看着雾非雾笑道:呵呵,我身上的这件布衣可是极品呢,刚才带你们出来就是多亏它呢。雾非雾这才恍然:我刚才心里还在猜测你到底是过了50级的传说中的无敌高手还是穿布衣的平民呢?天子败微微一笑,什么也不多说。于是雾非雾把火把交给天子败,带着姐姐与他就此告别。看着姐弟俩在城门两旁魔法光柱的光芒照耀下进了城,天子败的目光移向护城河上石桥另外一端的大刀侍卫,眼中柔和的目光变得锐利更胜新磨就的刀锋。清晨。当第一线阳光穿破东方天际朦胧的云霞射向玛法大陆,比齐皇宫的圆顶上也应时亮起金色光芒,金芒吸引阳光变得更盛,一时间比齐皇宫被那金色光芒笼罩。皇宫外门把守的两名大刀侍卫马上发觉异变。幸好此时无人前来皇宫门前,否则定可发现一向以铁面无私和神秘莫测的大刀侍卫正移首相顾,铁盔可以掩盖他们的面容,却掩盖不了他们相顾而视间眼神中毫不掩饰的骇然。脑中同时想道:是什么事,让祈祷师大人居然不惜耗费十年元气使用这种当年祖玛教主勾结沃玛教主.触龙神.白野猪绝代凶魔大举攻城时候才用过一次的殷天金华阵。与此同时,比齐城门前白光一闪,天子败出现在昨日与雾非雾他们分别的地方。他轻轻伸出手,看着清晨新鲜的阳光从白皙手指的缝隙间轻轻滑过,不觉又一次生出生命亦不过如是的宁静心境:无论怎样的把握,手中的光芒总将失去,即使新的光芒又会到来,但是一切已非昨日天子败凄然想道。太阳渐渐升起,但是雾非雾和一枝娇一直没出现。天子败看着一队队匆匆忙忙的冒险者从比齐城门进进出出,却始终没看到他们。天子败最后一次看看天上正当头的太阳,摇头离开了。走在熟悉而陌生的故乡土地上,即使迷路了,即使被昨天救了的人辜负,即使看见了最讨厌的人的传人大刀侍卫,但天子败被囚禁几百年又重返大陆的心情仍然少不了那么一丝愉悦。反正鹰射天子傲和虎斩千雨刹那都已经死了,这个大陆的众人之中,大概就是自己最强。只是不知道当年败与自己以后立誓无自己许可绝不踏出沧月岛一步的天虹法师和黄泉神使现在如何了,如果他们因为自己被封印而违背誓言的话,哼哼,我要他们知道我的厉害,让他们知道不老的生命可不是代表着永远不死!回乡满足了天子败百年的思念,此时新鲜和愉悦尚未消彻,但他已经开始融入生活,性情也开始从百年的封印里练习道术所获得的平淡心境向以前在玛法大陆被封印前的无法无天转变。天子败在比齐省随处行走,路上有遇上半兽人和蛤蟆等弱小邪怪,但那些怪物却似对他无丝毫兴趣一般,根本就不进行攻击。天子败走啊走啊,路上看见一队冒险者,其中居然有两名穿重盔甲的武士和一名穿魔法长袍的女法师。看见他们匆忙行走对路上追逐的邪怪毫不理会,天子败马上意识到他们是在赶路,当下远远跟随,终于到一个谷口,几人进去后消失不见。天子败走过去,看着这个山谷,感觉到里面的杀气,但是丝毫不惧,他微微一笑,迈步走了进去。才一入谷,空间立刻狭窄起来,具体地说,天子败已经被5个人完全围住了,这五个人正是刚才天子败跟随的一队人。天子败毫不惊奇,但是对方却很惊奇,队中唯一一名手执凝霜的男武士把剑架在天子败脖子上,冷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居然一路跟着我们这么长时间,说,你想干什么?天子败无喜无忧,施然说道:我想干什么不必告诉你们吧,你们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如此而已。一边说话一边扫视身边几人。手执凝霜的武士头上的灵魂烙印显示的名字是天涯,他站在自己左边,只是烙印是黄色,跟其他人的白色烙印颜色不同。另外一名同样身着重盔的武士手执修罗战斧,站在自己右边;另外三人分别为两轻盔的男子和那身穿魔法长袍的女子,两男子手执八荒,女子则是拿着偃月法刀,刀上的魔法力量让近在咫尺的天子败能够清楚感觉到,天子败马上判断出这个女子是个级别不低且法力远强过昨天见过的一枝娇的魔法师。三人依次站在自己面前,完全堵住了自己正前.右上和左上的走位。美丽的女法师嫣然笑道:哥哥,这个家伙级别不高架子倒不小,好象自己是个大人物的居然这样跟我们说话,让我给他两火球烤一烤,他就会知道该怎么说话了。让人想不到她可以美丽的女孩子也可以用这样美丽的笑容说出这样的话来。拿修罗战斧的狂砍十八刀道:烤什么烤,我说让我直接给他两斧头是正经,这样的小垃圾估计也是刀光剑影族在比齐城里随便花几个钱买来的探子,没什么烤问的价值。说到烤问二字时候,左上方位站立的轻盔男子哈哈大笑起来,天子败一语不发,正在心中盘算该怎么办。正前方位站立的轻盔男子八荒刀朝天子败连砍几刀,刀刀从天子败身上划过却不伤他分毫,然后收刀道:小子,快点实话实说,不然也懒得慢慢拷问你这样轻盔都穿不起的小垃圾,直接一刀秒了1但是很可惜,他没从天子败面上看到任何预期中的恐惧,天子败面无表情地听他说完这句话,却突然哈哈一笑,一头撞向面前这位穿起了轻盔且可以一刀秒掉自己的战士,顶着他的身体一下子撞出5米远。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天涯和狂砍十八刀看到这样不可思议的情景齐齐惊叫:野蛮?1野蛮冲撞!?与此同时,只见被天子败撞开的轻盔战士血腥少年惨叫一声,居然就此倒地不起。女法师飞群美丽容颜骇然失色,轻盔战士子弹骇然下仍然习惯地冲到女法师面前象以前无数次一样做她的肉盾。狂砍十八刀先是骇然继而狂喜,举起修罗战斧率先冲向天子败;天涯大叫道:狂刀!快回来1说着移到女法师身前,同时对子弹和飞群喝道:你们快走1说罢也执剑冲向天子败,心中却很疑惑:大陆上会野蛮冲撞的四大高手里怎么没听说过有这样一个人,他穿布衣来跟踪我们这样一个小有名气的冒险队伍是想干什么呢?

上一篇:我看了 传奇驳 驳四个法师攻下200人沙
下一篇:打破传奇十年数据架构

相关新闻